服務項目

 服务项目     |      2019-10-13 23:24

  近年來,筆者有幸擔任了廣東省市區鎮等不同地方志願項目、公益創投的大賽評委和中國青年志願服務項目大賽現場評審,在了解神州大地志願服務項目百花齊放的同時,亦爲志願服務組織及志願者們的愛心感動不已。但在某些賽事評審過程中,發現個別申報項目資料存在著一些共性問題,自己看多了,累積下來,如梗在喉,遂將其整理成文,思考總結,分享交流,也是樂事一樁。正如一百個人心中有一百個哈姆雷特,在主辦方制定評審標准下,不同角度的評委內心就有不同的梗(喜惡),本文只是列出其中的共同點,供申報項目的志願組織領袖和志願者朋友們參考。

  項目名稱是否准確表達服務核心,是否過于冗長,是否讓人留下好感,這是給評委的第一印象。“夕陽紅、送溫暖、大手牽小手、XX進社區、XXX送校園”等項目名稱,多年來屢見不鮮,重複度極高和辨識度極低,不但顯得平淡無奇,而且讓評委們和社會大衆沒有太多投入感,略顯無趣。因此,簡潔易記兼具項目特色的名稱,更容易讓人留下深刻記憶,尤其是在衆多同類別申報項目中突圍,好的項目名稱是具有印象加分功效的。

  項目團隊構成是否合理,人員是否過于流動,項目實施的執行力與操作性如何等組織建設。我們是誰?團隊/組織的人員來源要麽是多元互補型(在不同層面對整體項目提供支持),要麽是專業技術群體或社會某類人群(例如黨團員、教師、學生、長者、白領、醫護人員、家庭主婦、殘障人士、患兒家長等志願者隊伍);有固定的管理團隊和核心人員,還有項目負責人(最好還有項目督導),同時,團隊日常具有一定規模基數(不是臨時拼湊或立項後再招募),不輕易受志願者流動所困擾,否則的話,項目執行力度就會讓評委懷疑人生了。

  項目開展是否有必要,具體致力解決哪些社會問題、幫扶了哪些具體服務對象、針對哪類需求開展項目、或者倡導了哪類政策與文化,這些細節都需要項目數據支撐。項目必要性、公益性、專項性和社會影響力,是評審的重要參考元素,這需要項目申報中有所體現。此外,項目實施環境和服務對象(受益群體、自然保護、社會治理、文化傳承等)的具體描述,要清晰表述,有理(邏輯)有據(數據),避免通篇大論卻焦點模糊。筆者曾見過某個申報關愛青少年項目卻是在長者聚居的社區實施,也有申報項目是側重團隊內部娛樂的(以“團建”做幌子),還有以社工思維羅列開展並無任何以志願者爲主體、志願服務爲方式和彰顯志願精神的項目,更有以宣傳活動擺攤爲主,而只有路人甲等抽象受益人群的“假大空”項目等等,專業評委是不容易被忽悠的。

  項目實施計劃是否細致,服務內容、服務方式和服務目標具體有哪些,服務頻率和服務受益對象具體是多少,實施周期內參與服務的志願者累計人次約多少,實施階段是怎樣規劃,如何確保項目延續性等等,都需要明確列出,而不是簡單羅列大概湊數,語焉不詳,評委和主辦方、項目資助方期待見到更清晰更詳細的服務細節,讓愛心看得到,看得清。需要注意的是,項目實施不是活動的堆積,而是邁向目標的有效行動。例如高校大學生支教項目,怎樣確保避免短期化、一次過的服務和解決畢業所帶來的志願者流動問題;企事業單位志願服務項目,如何避免做秀和本職工作職能、公司産品服務與志願服務的項目區別;社工機構申報項目如何厘清社會工作購買服務與申報志願服務項目之間的“一稿多投”誤區......諸如此類,不一而足。

  項目申請書或方案提出的志願行動,是否有別于過往同類服務,能否“舊瓶裝新酒”推動社會問題得到改善,尤其是文化類、信息類等類型等項目的著力點。全盤創新不容易,但在項目某個環節某種渠道能夠創造出以往不同的點子與服務,則會令評委們耳目一新。例如醫療急救項目的倡導對象差異化,泛泛而談地廣場宣傳還是針對某類社會公共服務群體培訓,就會産生服務對象受益的差別;關愛探訪項目若只是單一地捐贈物質或陪伴聊天,困難幫扶項目只有募捐籌資行爲等,都顯得欠缺新意和缺乏志願服務元素,這需要通過”組合拳“服務來創新項目特色。

  志願項目申請資助的投向是哪方面,是用于大病救助、探訪慰問金和禮物、硬件設備購置、項目人員工資還是開展志願服務所必要的成本開支?請注意,志願項目申報不是慈善會、基金會的資金申請,也不是向政府職能部門申請設備采購,而是對志願服務項目持續性開展提供支持,它主要包括相關服務實施必需的工具材料、志願服務産生的交通費或誤餐費、志願者培訓保障激勵(例如合理支出的培訓費、激勵小禮品、服務旗幟橫幅等)、少量合理的項目人員補貼(不可按商業市場薪資計算,不可讓志願服務變成獲取兼職報酬的行爲)、項目必要的宣傳推廣(包括合理節約的宣傳單張海報等)和成果總結等圍繞項目實施各要素的開支。不讓主辦方和評委明白申請經費合理去向的項目不是好的申請書。

  項目預算是否僅依賴本次大賽資金,是否有自身投入資源和鏈接社會資源的配套資金,是否已經承接了政府購買服務又來申請經費(社工機構背景的項目申請常有此現象)。畢竟,公益志願服務事業需要社會各方支持,若項目全部費用都靠某個大賽申請,尤其是病患救助、場地建設等金額巨大的項目,基本上是沒有任何志願服務項目大賽單項資助金額所能承擔的。反倒是申請項目自身已有投入資源、或者已獲得前期經費支持、帶動了社會資金投入,現在期望通過志願服務項目大賽申請部分項目開支的經費,也許更容易獲得評委青睐,助你圓夢。

  項目風險評估如何,實施周期內遇到各種可控或不可控阻礙影響時如何應對,項目受益群體不接受志願服務或環境發生變化怎麽辦,項目服務對象、志願者或第三方是否有潛藏的傷害風險等,諸如此類,申報方案都需要提供相關的可行性分析與解決方法,這樣評委才能與你愉快地做朋友。

  若是前期已實施運行或已取得前期資助的志願服務項目,成果有哪些展現(例如服務對象有哪些改善、媒體報道情況、項目曾獲得過哪類資助或獎項),項目整體成效如何彰顯(可視化程度、志願文化産品等),志願者有哪些收獲,項目是否具有一定的推廣性和創新性等,專業評委將會根據項目整體發展成效,綜合考慮給予分值多少。讓無形的志願服務成果變成具像化的項目産出,讓人民群衆、相關參與者和大賽評委真實感知的志願服務項目,才能C位出道,顔值擔當!

  項目現場評審的路演展示能力如何,能否在規定的數分鍾時間內清楚闡述項目概況,有較強的表達能力(包括適當的肢體語言或助手配合)感染評委和觀衆,而不是道德宣講式介紹項目負責人生平事迹,或者完全重複申報書資料和誦讀PPT內容,也不是依靠悲情故事煽情(當然也可適當考慮讓服務對象參與現場展示),不到位的現場展示都會讓飽含志願者愛心付出的優秀項目失分掉色。另外適量的視頻配合項目展示也不錯哦,筆者猶記得參與2018年第四屆中國青年志願服務項目大賽現場評審時,真切感受到某四川企業志願者現場視頻連線服務對象的服務展現和項目效果。評委是需要被打動的!

  不論志願服務項目大賽的申報結果如何,其實,愛心不適宜PK,更何況不同類型不同領域的志願服務各有差異。但各類志願服務項目賽事的目的,就是希望通過對優秀志願項目展示、集聚、交流、資助進而達到社會傳播和社會參與的效益,推動轄區內外的志願服務良性發展,猶如學校通過考試,掌握學生們學習情況,讓不同學生清楚自己存在哪些不足並進行加強改善。因此定期舉行的志願服務項目大賽,評選出一批傑出項目,在當前中國志願服務發展到一定階段的背景下,就具有了較強的現實意義和社會價值。我們需要評比和學習的,是志願項目的策劃技巧、實施管理、成效提升、傳播推廣等全流程環節,達至共同進步的愛心大目標。等閑識得東風面,萬紫千紅總是春!